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仁芳的博客

原创《诗词》《蓼水流长》《军旅生涯》《辛勤耕耘》《羊城创业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蓼水流长 --- 忆武汉小姑父姑母的二三事  

2015-08-09 14:24:34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2015年7月28 日,从微信上得知武汉小姑父陈书敬老先生去世了。作为老人家娘家的侄子,按家乡风俗是要到武汉去吊丧封棺的。但我们兄弟和堂兄弟分散在全国各地,集中相聚不易,老表们也未给我们发讣告,不知如何安排。没有到武汉见老人家最后一面,感到非常遗憾。
       得知恶耗,我们都很悲痛。通过网络,发去了悼念的輓幛、对联,深表怀念之情。悲痛之余,六十多年来与老人家仅有的几次相聚,就像电视剧一幕幕浮现在眼前。老人家的音容笑貌是那样的亲切,挥之不去......
       记得五十年代初,我们家来了一个讲官话的姑爷,高高的个子,整天笑咪咪的,很招我们喜欢。当时我们家伯伯、爸爸参军保国在外,姑爷夫妇接手家里的饮食店,两年后还清债务才回武汉。当时我们家有仁芳、贵芳、贤江,还有大姑的儿子春芳、女儿春玲。伯伯和我父亲都是三姑妈动员送去当兵的,当时刚解放
姑父 在武汉见多识广,了解形势。他对两个内弟说:“解放了,要去当兵才有出息。”在资兴的两年间,姑妈带着大女儿汉江开饮食店,姑父挑着货郎担走村窜户卖小商品。蓼市、七里、高码墟、团结垅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小姑爷很爱小孩,每次赶墟回来都要买点吃的如什么棒棒糖、米打糖啦,从不空手。
       小姑爷个子很高,典型的陕西大汉,连口胡,皮肤很白,整天笑咪咪的,像个弥勒佛。那时刚解放,路口村口有民兵站岗放哨,人们警惕性很高。初到资兴,挑着货郎担到七里乡赶墟,两个民兵跟了他很久,怀
疑他是国民党的潜伏特务。后来在路口把他截住带到乡公所审讯。姑爷拿出盖有武汉市总工会的身份证才脱身。后来再到七里乡,这两个民兵对故爷客气得不得了,认为能结识大城市来的人很荣耀。
       1962年,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物质贫乏,生活困难,有钱买不到东西,记得当时一斤糖都要十多二十块。姑妈带着汉珠【毛】回到了资兴。【记不得姑父回来没】当时我们还住在蓼市街上,伯伯一家60年就迁回了老家寿佛塘。农村能养猪。姑妈回来时,正碰上伯父家杀猪。那个年代家有猪杀【交队,家里留几斤】可是件大喜事。伯父高兴地到蓼市将奶奶、小姑妈和我们家接到寿佛塘。伯母见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,不高兴了,借故同伯伯大吵一场,又哭又闹的。奶奶和姑妈坐不住了,回蓼市去了。回蓼市后大家心情都不好,父亲想办法到老百姓家高价买了一只鸡,煮了一大锅,大人们含着眼泪吃不下,我们小孩哪管这些,没吃到猪肉吃鸡肉也高兴啊。这时我十岁,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       1967年,我十五岁了,因为伯伯和父亲是走资派挨斗,我和二姑妈送奶奶去武汉。那时城市同农村一样,什么都要票计划供应。姑妈家一下子来了三个客人,食宿顿觉紧张。【当时我体会不到】我经常见姑妈带回从长江边带捡小鱼小虾,回来或蒸或煮或炒,变着法做着吃。姑爷经常用单车带着我和毛到湖河港捞鱼仔,除了喂金鱼,还将鱼仔做菜吃。那时姑父住在解放大道886号4楼103号,一家五口挤在不到20平米的房里,与别人共一个厨房,两家轮流做饭。我们的到来给姑父姑妈增加了不少麻烦,但他们从没有嫌弃,尽最大可能招待我们。我在武汉住了一个月,临过春节才依依不舍地返回湖南老家。在武汉时,姑妈把表姐汉江的一件棉大衣送给我穿并穿回老家,直穿到69年参军。
     【待续】 
图片 
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