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仁芳的博客

原创《诗词》《蓼水流长》《军旅生涯》《辛勤耕耘》《羊城创业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蓼 水 流 长 ---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  

2014-11-19 15:10:12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  子:提篮小卖拾煤渣,担水劈柴也靠她,里里外外一把手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九六四年举国上下开展“四清”,当时叫社会主义教育运动。父亲蒙冤退赔,每月仅发二十元工资,要养活全家老小六口人实在不易,生活顿陷困窘。于是举家从蓼市正新街迁往老家寿佛塘。寿佛塘是个小山村,后山是片松林,解放后就封山育林,山上树木葱茏,但村民们望山兴叹,不准到山上砍柴,只能扒松毛当燃料。当时公社有规定,每户人家每年至少要交一头牲猪给食品站,叫交爱国猪。卖猪的钱交生产队记工分分粮食。养猪要煮潲,一日三餐要做饭,冬天要生火取暖,都需要很多燃料,仅靠扒点松毛是不够的。于是,村里人就到国营煤矿去捡煤以解燃料之需。

        捡煤可是个辛苦活,还要冒一定风险;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大部分日子要在晴天,有时家中无燃料,就是风雨雪天也要出去捡煤。那时的感受如今的孩子是体会不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村毗邻资兴矿务局宇字煤矿,离家大约七、八里地。宇字煤矿是个百年老矿,地处南岭山脉冒岭段宇字垅。自清末民初开矿以来,滚滚的乌金就像滔滔的蓼江水流向耒阳、衡阳、长沙、武汉等地。煤矿的煤不仅外输,还是当地十里八乡老百姓烧水做饭取暖的索取之处。当地人靠山吃山,靠矿吃矿,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拾煤大军,成百上千的人每天从早到晚游荡在煤褐堆上,从中捡取所需的煤炭。

        一九六五年,我上初中一年级,就包了家中的灶烘。村里与我年龄相仿的男女孩子有十多个,有汉金、林初、矿初、郁雄【已故】......等。每天早上天还没亮,孩子们就吆喝着集队从家里出发,经刘家、何家,通过一段山路,到火车站煤槽,把撮箕藏在茅草里。然后手揣小撮箕登上煤槽。一大早捡一担煤挑回家,吃过早饭才去上学。有时捡的煤很多,还要寄口信给家里大人来接。

        火车站的煤槽建在几十米的高处,一溜子十多个溜槽、下面是火车道,每天火车运煤到远方。煤槽上有小轨道用斗车运煤入煤槽。工人们从煤槽里捡出石头褐煤,这些就是我们要捡的宝贝。工人们将褐煤石头捡出装进斗满然后推到废褐堆倒掉。每当这时,几十个孩子不要命地蜂拥而上,拚命争抢。同村的看到同伴煤少了,就会分一些给他。捡煤时间长了就能摸出道道,凭手感能分辨出那是煤哪是石头。有光泽纹路的是好块煤,石头上附着一部分煤就用铁锤敲下来。有是运气好时,一大早就能捡一担,如果这天不够一担,就刮地皮凑一担,总不能空着担子回家。捡煤下来,满脸乌黑,嘴巴鼻子里都是煤灰,只剩一嘴白牙和圆溜溜的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 捡煤是分地盘的,一般以村为伍,占领一个较固定的地方,不容他人染指。如跨了界线就可能发生争吵甚至打群架。一般每村都有个头,在关键时刻会化解争吵。捡煤有多种渠道。在小铁轨两旁会从斗车上洒落一些散煤块煤下来,有孩子在旁边守株待兔;有的在铁路上刮地皮,这叫挖地三尺;有的趁工人不注意从斗车上或煤槽里偷几块块煤背着手不让知道。

       捡煤最刺激也最冒险的是飞车偷煤。宇字煤矿的煤从洞口到火车站煤槽,要经过几道小铁轨辗转运输。在煤槽一段大约有三里地,中间无人看管。那时是用钢丝绞车拉着铁斗车沿运行的。斗车下面有一个卡口套住钢丝,快到终点有一个工人飞身跳上车后,用一根木棒当刹车减速倒桶。熟练工人飞车倒桶姿势非常潇洒自如。在没事时我们常常帮他们倒桶,工人们很乐意,他们可得片刻休息,我们也由此拢络了感情,不赶我们走。在小铁轨沿线是没人看护的,我们选择拐弯处飞快地爬上斗车,像铁道游击队员那样扒满一箕迅速跳下车,把煤送到藏撮箕处,再重复刚才的程序。这样,很快就能捡满一担。后来飞车偷煤被发现了,有个叫黄队长的,高大魁梧对偷煤的孩子特别凶狠,抓住就拳打脚踢,多次引起家长到矿上要揍他。有一次他一手抓住三个小孩,后来我们见了他就叫“一手抓三个”,对他又怕又恨。抱成团的孩子可不是好惹的,歪点子多,破坏性强。我们经常在他当班时放掉斗车的钢丝,斗车奔到转弯处由于快速十有八九要翻车掉斗。我们站在旁边看热闹,等着工人把斗车抬上铁轨,将倒在地上的煤重新装好,大家一哄而上抢地面上的余煤。后来我们长大了,黄队长也人老退休,碰到时还叫他“一手抓三个”,他总是恶狠狠地骂道“你们这些死崽太怪啦!”
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捡煤是很危险的,飞身爬上爬下飞快的斗车,稍不小心就会受伤的。蓼市街上我小学同学叫德德的,就是从煤斗车上摔下来被斗车压死的。家长到矿上闹事,还被批是盗窃国家财产。从开矿到现在,煤矿还真为当地人带来了好处。现在由于有了电和天燃气,烧煤的人家大大减少了,但还有不少人家在重复着我们昨天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 在捡煤时,一些工人很体谅农村孩子,他们经常把好煤块当石头丢进斗里,还向孩子们暗示。有个叫老陈的工人,特别受孩子们的喜欢,孩子们也差三隔五的把红薯、凉薯、桔子送给他。他退休后还经常到村里走走,笑谈当年轶事,说到开心处哈哈大笑,说到伤心处眼睛泛红。那时过得都不易呀。

       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年复一年。那时我们才十二、三岁,就要挑一百来斤的担子。看着家里的煤堆一天天增高,好有成就感。家里人很高兴又很心疼,父亲感慨地说:“惭愧呀!黄牛当做水牛使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”就这样,从六五年到六八年我捡了四年煤,包了四年灶烘,直到一九六九年上石灰窑,下土煤垅后参军。

 

2014  11  19日写于广州

蓼  水  流  长   ---  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- 李仁芳 - 李仁芳的博客

 

蓼  水  流  长   ---  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- 李仁芳 - 李仁芳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